首页  客家图片专题人物网评 | 文化教育 健康旅游生活网视汽车房产 | 客家论坛民情网
客家新闻网
国内 国际 客家 体育 娱乐 文化 图片 | 赣南时政 社会 民生 综合 原创
  高级搜索
客家新闻网人物红色记忆
刘良葵:一生不悔当红军
来源:中国赣州网-赣州晚报   2011-11-08 09:37
字体:【  
 

一生不悔当红军

——访红军失散人员刘良葵

○刘承椿 记者谢东琳 文/图

●采访时间:

2011年5月11日

●采访地点:

瑞金市九堡镇松燕村

  回忆起往事,刘良葵数着手指说:“我五兄弟都参加了红军。”

“我五兄弟都参加了红军。我这左腿是在中央红军主力战略大转移前最为惨烈的高兴圩战斗中致残的。‘韭菜开花一条心,当兵就要当红军。’红军是广大贫苦人民的军队,能当红军,我一生不悔!”

当历史的年轮在岁月中变得越来越模糊的时候,记者来到瑞金市九堡镇松燕村上片小组采访了刘良葵老人。

童年,苦难中体味尊严

刘良葵的童年是灰暗的。

他于1911年出生在瑞金九堡镇一个叫松燕村的小村庄,姐弟8人,有一兄一弟因病无钱医治夭折了,存活的五兄弟中,刘良葵排行老二。

刘家没有田地,靠租种地主家的田过日子。有两年发生蝗虫灾害,颗粒无收,刘良葵一家人除了吃看不见几粒米的稀饭和山上采回来的野菜、树叶,几乎是靠讨饭来度日。

从童年起,刘良葵便深刻体味生活的艰辛。他说,讨饭吃的经历并不是童年痛苦的全部,最不能忍受的是歧视和无助。然而,正是童年的苦难经历,成就了他吃苦耐劳、坚强不屈的性格。“乞讨曾经使人怜悯,贫穷也让我颜面无存,但尊严要靠自己来维护。”有着这样的信条,成年后的刘良葵开始了他的革命之路。

“扩红”,兄弟五人去参军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各级党组织和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帮助各地发展地方武装,建立红色政权。从此,穷人有了靠山,有了主心骨。刘良葵一家也分到了几担谷、几亩田,他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鼓励,深切体会到,只有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穷人才能过上好日子。

1933年夏,红军在九堡镇掀起轰轰烈烈的“扩红”运动,刘良葵兄弟五人都打定主意干革命,一起报名参加红军。老大跟随同乡去了瑞金游击队,刘良葵被安排在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二营一连一排一班。刘良葵如今已记不清三弟分在哪个军团,但记得四弟会泥木工,当的是工程兵,小弟因年纪太小,负责报名的红军首长说他只能参加儿童团。

22岁的刘良葵成为光荣的红军战士。第一次拿上军装,第一次手握长枪,第一次聆听首长的讲话,第一次拿到笔和书本,刘良葵从心底里激动地喊道:“我是真正的人了。”

战士,历练中收获成长

不久,刘良葵跟随红一师转移到吉水、永丰、乐安一带,打击国民党军筑碉部队。

1933年12月初,白军从南丰向闽西开进,在福建肆虐后,于1934年2月扑向中央苏区。红一师被调到东线福建泰宁、建宁一带把守。当时,敌人3个师的兵力向建宁的三岬嶂进发。三岬嶂一旦被占,将对建宁方向红军的作战构成非常大的威胁。刘良葵和一团全团战士在团长杨得志的带领下,连夜跑步前进。终于在夜半时分抵达三岬嶂。接着,部队连夜构筑工事,准备迎战敌人。

三天三夜的激战过后,在突击部队的援助下,三岬嶂战斗取得了胜利。作战机智勇敢、不怕牺牲、英勇杀敌的刘良葵受到上级表扬,被提升为副班长。

战斗,硝烟里见证英勇

三岬嶂战斗结束后,红一军团由东线转向南线。经过连续几天的急行军,部队来到离永丰县城20多公里一条叫乌江的河流附近。这时,出城的国民党军81师也到达此地。红一军团的两个师出其不意地断其退路,进行包围歼灭。乌江战斗从上午11时开始打响,到下午4时“短促突击”胜利结束。

1934年4月,国民党军的北路军、东路军协力“围剿”广昌、建宁;南路军攻取筠门岭,向会昌推进,配合北路军的行动;空军第三队进驻南城,就近支援广昌、建宁地区作战。

广昌是中央苏区的北大门,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为保卫广昌,红一、三、五军团等9个师兵力被统一调往参战。然而,广昌终究没能保住,历时18天后,红军放弃广昌。

刘良葵看着漫山遍野的尸体,内心仿佛在流血。革命是残酷和艰辛的,为了胜利,他忍住泪水,转身离去。没过几天,战线又被推移到了广昌以南30多公里的贯桥、高虎垴一线。5月,受命卫戍苏区东大门长汀的红一军团,秘密隐蔽在潮湿阴暗的高山森林里。由于缺盐少油,有时连青菜都吃不上,刘良葵和战友们个个面黄肌瘦,疲惫不堪。

兴国,最后一仗负重伤

1934年9月底,蒋介石得知中央红军主力有突围迹象,匆忙赶赴南昌,在红军西去路上开始部署封锁线。红一师在师长李聚奎和政委谭政统一指挥下,在兴国县高兴圩、狮子岭同敌人进行了一场保卫兴国苏区“堡垒对堡垒”的阵地战。这不仅是红一师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打的最后一仗,也是刘良葵身为红一师一团战士的最后一仗。

当时,白军以3个师的兵力,集中数十门大炮,出动十余架飞机,向狮子岭刘良葵所在红一团守卫的阵地发动猛烈攻击。隆隆的炮声震动山谷,即使面对面谈话也听不见。红军阵地上的支撑点和工事大部分被毁。团长杨得志指挥全团战士,高喊“誓死保卫兴国苏区”的口号,不怕敌人飞机大炮,不放弃一个支撑点,不让敌人占领高兴圩、狮子岭一寸土地。猛烈的炮火中,红一团与敌人死拼了20余日,未丢一寸土地。萧瑟的秋风,吹过苍凉的山野,牺牲的战士们静静地、无悔地躺在那已成焦土的荒坡上,鲜血染红了整个山冈。身负重伤的刘良葵晕死了过去……待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战地医院。

10月9日,红军主力开始进行西征,左腿中弹致残的刘良葵被抬往群众家养伤。几经辗转,刘良葵回到瑞金老家。伤好后,他不仅未找到红军的踪影,还迎来了白色恐怖的大“清剿”,只好无奈地带着父母深夜逃往山林。在深山老林中,像野人般生活的他,日夜翘首期盼红军的归来。他坚信,红军一定能打回来。这一天,刘良葵盼了很久,整整15年。

1949年4月底,人民解放军进军江西,直逼赣南。8月23日凌晨,随着3颗红色信号弹在云龙桥上腾空而起,瑞金人民欢欣鼓舞地迎来了解放。刘良葵高兴了几天几夜,重逢的人民解放军,尽管名字换了,军装也换了,但他依然能够认出他们,因为红军战士亲民爱民的优良作风始终不曾改变。

 

 

 


 
  
 
值班编辑:刘君 客家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810173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赣公网安备36070002000013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用IE10以上或最新版本高速浏览器浏览,双核浏览器请使用高速模式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