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客家图片专题人物网评 | 文化教育 健康旅游生活网视汽车房产 | 客家论坛民情网
客家新闻网
国内 国际 客家 体育 娱乐 文化 图片 | 赣南时政 社会 民生 综合 原创
  高级搜索
客家新闻网人物红色记忆
朱力金:军号伴我长征路
来源:中国赣州网-赣州晚报   2011-11-08 09:21
字体:【  
 

他出生在一个偏僻的赣南山村,在不满11岁时就成为了一名红军战士。长征途中,作为一名司号员,他“人在军号在”,始终把军号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朱力金:军号伴我长征路

○记者朱俊兴 刘念海

●采访时间:

2005年1月6日

●采访地点:

赣州城区朱力金家里

●核心提示

朱力金,信丰县崇仙乡人。1920年10月出生,1931年7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军三军团六师十六团五连司号员、红军一军团一师一营营部司号员、通讯班班长,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长征。

1938年6月始在晋察冀边区工作,历任排长、连长、营长;1945年10月在晋绥边区二十七团二营任营长,1947年10月任晋绥边区行署民政科科长,1949年4月任山西省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科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信丰县人武部军事股长,赣州郊区人武部部长,中南钨矿局荡坪钨矿科长,江西省供销社赣南供销站经理、赣南进出口公司经理、赣南商业处副处长、江西省供销社赣南办事处副主任,1983年12月离休。

朱力金

“我的老家在信丰县崇仙乡樵山。”朱力金说,那是紧靠桃江河的一个偏僻山村,四周都是绵延不断的山,与信丰县铁石口镇相邻,当年红三军团就驻扎在铁石口镇极富圩上。

1931年夏天,当收割完早稻后,不满11岁的山里娃朱力金走出大山,来到极富圩,加入到了红军的队伍里。“我是一名司号员,学吹号学了一年。”他告诉记者说,那个时候部队起床、熄灯、集合、冲锋等都要靠吹号。刚参加红军时他年纪小,只知道打土豪、分田地,还不知道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后来通过学习,才慢慢懂得了这些。

1934年广昌战役后,朱力金与战友们一起,经石城回于都,过牛岭、马岭、信丰县小河到界址,穿越广东、湖南等地一路行军进行长征。“没吃没穿,日夜行军,还要打战。”朱力金说,当时国民党军队前堵后追,两侧夹击,出发时红军号称10万人,其实只有8万多,当20万国民党军队追上来时,湘江一战红军就牺牲了5万多人。“真是血染湘江,残酷!”朱力金由衷地感慨道,他所在的红三军团就牺牲了1000多人,被堵3天红军才过完湘江。此后红军扔掉了辎重物行军,过草地,翻雪山,又牺牲了不少红军战士,到延安时,红军只有1万来人了。“不是有句话叫‘苦不苦,比比长征二万五’吗?”朱力金说,“红军真是经过了千难万险,对比一下,现在简直是生活在天堂!”

长征途中,朱力金作为一名司号员,他把军号当武器,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军号随时在身,“战友们是‘人在阵地在’,我是‘人在军号在’。”朱力金幽默地说:“按现在的话来说,军号可是我吃饭的家伙咧。”

当年的朱力金年轻,身体抵抗力较强,长征一路下来,饥饿、寒冷都没使他倒下,而且也没受什么伤,倒是抗日战争时期受过几次枪伤,“一次是1940年初在河南临县与国民党军队发生‘摩擦’时大腿中弹,一次是1942年3月在河北与日本鬼子交战时小腿上中弹,好在没打穿骨头,不然腿就废了。”他说,估计那一枪至少是从五六百米外打来的,不然不可能打到骨头边上子弹就停止了,此后他还受过两次小伤。

1943年至1945年朱力金到延安抗大学习后,被分到晋察冀边区一分区三团三营任营长,1954年转业后,他先后在多个单位任职。朱力金是1952年结婚的,老伴何亚新是上世纪40年代从广东顺德逃难到信丰县的,当时他在信丰县人武部工作。

上世纪50年代初朱力金在部队时的照片。

1979年赣南老红军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时的合影。

 


 
  
 
值班编辑:彭璐 客家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810173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赣公网安备36070002000013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用IE10以上或最新版本高速浏览器浏览,双核浏览器请使用高速模式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