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客家图片专题人物网评 | 文化教育 健康旅游生活网视汽车房产 | 客家论坛民情网
客家新闻网
国内 国际 客家 体育 娱乐 文化 图片 | 赣南时政 社会 民生 综合 原创
  高级搜索
客家新闻网人物红色记忆
刘德扬:撑船父子扛枪干革命
来源:中国赣州网-赣州晚报   2011-11-08 09:44
字体:【  
 

撑船父子扛枪干革命

——访红军失散人员刘德扬

○钟同福 记者谢东琳 实习生徐晶晶

●采访时间:

2011年7月8日

●采访地点:

瑞金市谢坊镇新建村罗江圩小组

“我们红军是铁的红军。抛头颅,洒热血,不怕死!”

“原先我跟随父亲在绵江上撑船,后来又跟随他参加革命,当了红军。”“1934年10月,父亲跟着中央红军去长征,我在独立十六团留守苏区打游击。打游击时好苦,没饭吃,没盐吃,包围的白军密密麻麻,武器弹药都很先进。”“我左腿这些疤,就是在会昌天门嶂战斗中受的伤。从此,我也和红军失去了联系。”

2011年7月中旬,记者在瑞金市谢坊镇新建村罗江圩小组寻访到了红军失散人员刘德扬。这位老人一打开话匣子,就有说不完的话。

刘德扬说,记者的到来让他很激动,因为革命往事已成旧事,70多年前惨烈的一幕只是记忆深处的一道风景,有太久太久没去回想,没和人说起了……

可怜,只有撑船打砻命

1919年端午节,细雨沥沥,瑞金谢坊新建村村民刘维财喜得儿子。刘维财看着手中圆润饱满、嗷嗷待哺的儿子,取名德扬,希望将来这孩子能扬眉吐气。

刘家没有田地,靠刘维财撑船和给人打砻过日子。可是,那时苛捐杂税多,绵江河边撑船的也多,维持基本生活很艰难,一家人有一餐没一餐的。

俗话说:“千般道艺,不如手艺。”在刘维财眼里,撑船、打砻都是没出息的力气活。为了改变儿子的命运,不再一辈子当牛作马,在刘德扬9岁的时候,刘维财将他送去学裁缝。

刘德扬跟着师傅学了一年裁缝,除了锁扣眼、缝扣瓣,什么都没有学到。学艺不成,刘德扬只好跟着父亲撑船和给人家打砻舂米。

惊喜,红军到来改命运

刘德扬11岁那年,红军来了,在瑞金建起了红色政权。刘维财团结所有船工和部分手艺人,一起搞联盟,共同对付地主恶霸军阀官僚,还带领乡亲配合红军分田分地。

不久,刘维财被推选为乡代表,后又当上了瑞金达迳区贫协主席。在他的发动下,船工们纷纷参加红军,刘德扬也参加了儿童团。1931年秋,刘德扬和达迳区儿童团的团员们,还参加了收割那些逃亡地主来不及收割的稻子的工作,最远一次还到了会昌县的筠门岭,去割白军士兵在那里种的稻子。

1933年初,苏区开展“查田运动”,毛泽东把大力发展农业作为经济建设中头等重要任务来抓,先是和临时中央政府土地部秘书王观澜亲自下乡搞试点,接着在各个乡发动工作进行推广。在那段日子里,刘德扬经常陪着父亲走夜路做伴,隔几天就去毛泽东那里一次,向他汇报进展情况和存在的问题,聆听指示,然后又把毛泽东的指示带回去贯彻执行。

入夏,谢坊和武阳区的田野上,农作物长势喜人。刘德扬作为站岗放哨的儿童团代表,和父亲参加了中央代表团在竹头下村召开的临时中央政府春耕生产运动表彰大会。村前的晒坪上人头攒动,毛泽东站在用门板搭成的主席台前,亲手向武阳区和石水乡的代表颁奖,连声称赞武阳区的春耕生产抓得早,落得实,是中央苏区中最好的。

“扩红”,扛起枪来干革命

1933年6月,在轰轰烈烈的“扩红”运动中,40多岁的刘维财为进一步做好动员工作,辞去达迳区贫协主席的职务,要求参军上前线。

同年7月,刘德扬也积极参加了红军。当他来到达迳新兵训练团时,父亲刘维财刚结束了一个月的新兵训练,准备奔赴战场。瞬间对视后,父子俩擦肩而过。

刘德扬对新兵训练团印象最深的就是:红军教员用纸糊了一只大乌龟,挂在训练场边的树上,风一吹,乌龟晃晃荡荡。新兵们对着乌龟练射击,还唱着歌:“我们真快乐,粉碎敌人的乌龟壳!”

一个月后,刘德扬和一群新兵高唱“前方炮火响连天呀,最后决战在眼前,咿呀嗨,最后决战在眼前……”前往粤赣省军区报到。刘德扬分在独立十六团一营八连一排三班。班长吴陆秀是一名参加过攻打张辉瓒部的战士,看刘德扬年纪小,在行军和战斗中对他都很关照。在轰轰烈烈的枪炮声中,小战士刘德扬学会了英勇无畏和视死如归。

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红军大转移后,白军“围剿”部队加紧了对中央苏区的进攻步伐。10月26日,敌人进占宁都;11月10日,瑞金陷入敌手,原本红火的革命根据地一片血雨腥风。面对白军的疯狂和野蛮行径,留守中央苏区的项英发布了“不是死亡,就是胜利”的战斗动员令,要大家树立信心,与敌人展开决死的斗争。11月21日,当进占瑞金之敌向会昌进攻时,刘德扬所在的独立十六团和红二十四师的3000余人,在项英的指挥下集结于谢坊湾塘岗阿机岽和新桥一带,对东路敌军第三师进行伏击。阿机岽战斗打得异常惨烈。战斗结束后,山野和炮楼上随处是尸体。红军歼敌半个旅,击毙敌团长1人,俘敌100多人,缴获一批机枪、长短枪。

游击,泣血捍卫不要命

阿机岽战斗之后,刘德扬跟随红军独立团在会昌站塘、周田一线活动,攻打企图向苏区进犯的地主反动武装“铲共团”。

1935年3月初,中央苏区只剩下于都上坪山这么个巴掌大的地方。面对敌人5万人马的围困,中央军区决定,赣南省委、赣南军区、省苏及直属队突破封锁,到以油山为中心的赣粤边去。突围激战异常惨烈,前头部队与机关被断成两截,红军伤亡失散过半。

刘德扬跟随部队从牛岭和马岭突围,转移到会昌高排、晓龙交界的天门嶂。不久,被敌人包围在仁凤地区的留守机关和部队也进行分路突围,先后渡过濂江,转移到天门嶂。同时,尾随而来的数万白军在安远、会昌的“铲共团”配合下,将天门嶂山区围得水泄不通。

突围只能是九死一生。敌军的大部队沿山脚形成严密的封锁线,到处是密集的枪声。开战后的前两天,红军、游击队与敌人浴血奋战,死伤惨重。第三天,白军和“铲共团”开始“搜剿”,敌人分成排、班,沿山沟、山脊齐头并进,到处是密集的枪炮声、喊杀声。第四日,刘德扬被爆炸冲击波击晕。

待失去知觉的刘德扬醒来,才知是躺在一个老太太家里。老太太告诉他不要怕,是她从山上把他“捡”回来的。当时,他的腿被炸得稀巴烂,老太太每天都采草药给他敷。她儿子也是红军,她给他换上了儿子的烂衫,怕的是被敌人发现。

几个月后,刘德扬的伤好了。老太太给了他一副柴担、一把镰刀,说:“孩子,回去吧,一路小心。”刘德扬辗转返回家乡谢坊,苏区时分的田地早被地主土豪收回去了,国民党政府要所有参加过红军的人都去“自新”。他只好东躲西藏,边打听红军的下落,边靠砍柴、打短工换饭吃。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刘德扬回到家中,又在绵江河上撑起了船。一日,他刚收工回家,只见一个衣衫褴褛、头发杂乱的男子躺在门前。上前一看,竟然是多年未见的父亲。原来,长征途中,父亲在行至贵州时被打散了,他和五六个红军战士被当地民团俘虏。一个白头发、长胡子的少数民族头领,见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就让他留下来做长工,而其余的战友都被杀害了。几年后,他终于找了一个机会逃了出来,一路要饭回了家。

 

 


 
  
 
值班编辑:刘君 客家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810173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赣公网安备36070002000013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用IE10以上或最新版本高速浏览器浏览,双核浏览器请使用高速模式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