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客家图片专题人物网评 | 文化教育 健康旅游生活网视汽车房产 | 客家论坛民情网
客家新闻网
国内 国际 客家 体育 娱乐 文化 图片 | 赣南时政 社会 民生 综合 原创
  高级搜索
客家新闻网新闻中心赣州新闻—综合
【振兴发展赣南苏区 烽火当年】救回红军当儿子
来源:中国赣州网-赣州晚报   2012-04-11 09:24
字体:【  
 

  瑞金万田乡麻地村的钟国海夫妇生有五男一女,却还收养了两个干儿子,这是为何呢?事情还得从红军长征开始说起……

救回红军当儿子

《十送红军》场景漫画图。新华社 发(资料图片)

卖地筹钱救红军

1934年10月,中央主力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瑞金人民唱着《十送红军》,把自己的亲人送去当红军。此时,钟国海夫妇的5个儿子还年幼,大的不过10多岁,小的才刚出生。他们虽然有心送儿子去当红军,却不能如愿。红军走了,国民党反动派卷土重来,对中央苏区进行“清剿”“抄剿”“驻剿”,大肆叫嚣“屋换石头人换种”“芒扫筷子要过斩”,红色苏区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这年冬的一天,国民党保安团团长钟运标(与钟国海的大儿子同名)带着几个乡丁,在钟国海家的后山上抓了两个外乡人。乡丁怀疑这两个外乡人是红军游击队员,因此要将他们送到高围(现云石山)区公所去领赏。

钟国海清楚,这两个外乡人其实就是在这一带打仗的红军。所以他在心里开始琢磨着如何救下这两个人。可在当时的处境下,要想救这两个人谈何容易!钟国海决定先“慰劳慰劳”那些乡丁,于是,他把家里准备过年用的米酒和点心拿出来供他们享用。他还把钟运标请到了里屋,塞上几块银圆给他说:“贤侄呀,看在本家人的份上,把这两个人留在我家吧!”

按辈分,钟运标比钟国海小一辈。听钟国海这么一说,钟运标气得把眼睛一瞪,愤愤地说:“按理说我应该叫你叔叔,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呀,这两个外乡人是‘赤匪’,会连累你们家的!”

“怎么能肯定他们是红军呢?”

“我们从他们身上缴获了驳壳枪。”钟运标拍了拍腰间的枪,十分得意地说,“‘赤匪’全部要枪毙”。

“来到我家的狗也要收留,莫说是两条人命呐,作孽作孽。”淳朴的钟国海夫妇开始急了,“我家买下他们来做长工”。

“他们以后会给你们带来灾难的。”

“顾不了以后了,救人性命最要紧。”

就这样,他们唇枪舌剑地吵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钟国海夫妇又给了钟运标几块银圆,让他再想想办法。钟运标说:“纸包不住火,瞒得了今天瞒不了明天,这事很难办到。”

钟国海夫妇也觉得有道理:一人难瞒众人眼,如果这两个人送去区公所,肯定会被枪毙;有心留下他们又很难,即便留下来了,也可能带来无穷的后患。可当钟国海看到那两个绑在晒衫杈上的红军时,又动了恻隐之心。“土地爷爷坐铜棍——钱可通神。”只有一条路,花钱打点这些保安团官兵,救下两个红军。于是,钟国海把自己家的几亩薄田卖了,还把父亲手上买下的两块山地也给典当了,然后又把过年猪给杀了。这样,他们总算把钱凑齐了,终于救回了这两个红军,并收他们为干儿子。按照当地的风俗,钟国海夫妇为此还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仪式,由钟运标及乡丁在买子契约上签名画押,并喝血酒、发誓,承诺不告发他们。

亲如手足是一家

钟国海夫妇救下的这两个红军,一个外号叫“矮老表”,是南康人。数月后,他一再要求去找游击队。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家人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为此,钟国海的妻子曾长秀还做了一篮子米馃给他在路上当干粮。他这一走便没了音讯,从此下落不明。另外一个叫李开华,是上饶人,当时是红军中的一名连长。他在钟国海家住下后,与钟家的大儿子钟运标同吃同住,情同手足。两人互传手艺,互帮互教,共同学会了泥水、木匠、篾匠、修磨石、打砻等手艺。因为家里没田了,他们只好靠这些手艺来维持一家九口的生活。

那些年里,钟国海的几个儿子也从李开华那里学到了不少革命的道理。他们期待着红军早日归来,经常利用赶九堡圩、高围圩和万田圩的机会,打探红军的下落。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花开花谢,冬去春来,还是不见红军的影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开华在钟国海夫妇家已经住了将近9年。这期间,李开华与钟国海夫妇的感情与日俱增,得到了坑里坑外乡亲们的认可。钟国海去世时,李开华与钟运标五兄弟一起披麻戴孝,扶棺上山。可是,他们日盼夜盼,却始终没有盼到红军的归来;相反,形势却变得日益严峻起来。一天,钟运标挑烟叶到九堡圩去卖,李开华这天正好有病没有同去。傍晚时分,邻村赶圩回来的人捎信给李开华,说钟运标被抓去做壮丁了!

为救兄弟做壮丁

李开华一听,叫了声“不好”,就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说是要去救钟运标。家人考虑到他有病在身,都劝他不要去。可李开华说什么也不听,只是重复着一句话:我有办法……

就这样,李开华拄着拐杖与曾长秀连夜赶到九堡,找到了国民党关押壮丁的地方,说着闹着要去当壮丁。抓壮丁的人把李开华的衣服一解开,看见他身上有许多枪疤,就发火说:“你这老兵鬼老兵痞别捣乱,我们不要!”李开华说:“你们不要我,那就得把我兄弟钟运标放了。”他们抓壮丁都很难,怎么可能说放就放呢,于是要把李开华也一起关了。曾长秀死死拉住李开华说,儿啊,抓去一个还嫌少吗?人家躲还来不及,你为何还要再送一个去?

李开华对曾长秀说:“姆妈,运标一个人去会吃亏,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们可以互相照顾。再说我晓得那些白军老兵会欺负新兵。在家要结邻,出门要结伴,兄弟同心金不换,我俩在一起就不会受欺负,找一个机会,我俩一起逃回来。”曾长秀劝不过李开华,只好流着眼泪回家去拿东西。李开华又说:“姆妈,拿一套被席就够了,我俩一起睡,不分开。”曾长秀不解,因为其他人都是一人一套被席。李开华又说:“听我的,保证没错。”第二天,等到曾长秀拿着被子赶到九堡时,国民党已把壮丁押到七堡去了,她又翻山越岭往七堡赶,终于见到了两个儿子。费了一番口舌,曾长秀还是没有把李开华劝回。

钟运标和李开华被押走后,几年没有任何音讯。曾长秀早端神饭晚点香,天天在祈祷上苍保佑她两个当兵的儿子。后来,听说这批壮丁拉到福建不久,就上山当土匪了。曾长秀听后更加担心。

生死不明母挂念

盼星星,盼月亮,1949年农历七月,解放军南下部队终于打回瑞金了。由于早年接受了许多革命道理,解放军一到,年仅17岁的钟家老四钟运桃就第一个报名参军了。接着,老二钟运桂也参军了,老五钟美材在读书时入的党,后回麻地乡当了村党支部书记。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时,钟美材报名参了军,和一批青年来到朝鲜战场。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他因为开卡车送弹药立功而受到嘉奖。后来,曾长秀还光荣地出席了高围区的送儿表彰大会,并登台讲话。当说到运标、开华两个儿子的下落时,她再也说不下去了。

光阴荏苒,转眼间几年又过去了,钟运桂、钟运桃和钟美材三兄弟也相继转业到地方工作,而钟运标、李开华却始终没有消息。有一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在田里干活的曾长秀突然听到老四钟运桃大声地喊:姆妈,你看这是谁!曾长秀一抬头,便看见老四身后远远地跟着钟运标和李开华,她顿时惊喜得眼泪直流。他们齐声喊着:姆妈!而后,母子抱头痛哭。

钟运标和李开华这次回来,全家人才弄清楚他们当年被抓走后的情况。他俩在壮丁中一有机会就给大家讲革命道理。被押到福建后,有一次看守的老兵欺负他们,李开华只说了一句“铁匠做官——打字在先”,全体壮丁就动手和老兵打了起来。杀了老兵后,他们拿着枪就在浙江、福建一带山区当起了劫富济贫的“土匪”。后来,他们与解放军南下部队会合,参加了剿灭当地国民党残匪的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钟运标在武夷山下福建连城县落了户,李开华则回到了上饶老家。

(钟同福)

 

 
 

 


 
  
 
值班编辑:刘君 客家新闻网新闻热线:0797-810173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赣公网安备36070002000013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用IE10以上或最新版本高速浏览器浏览,双核浏览器请使用高速模式浏览